您的位置:中国再生资源媒体关注正文

《财经界》专访公司董事长管爱国

[2014-07-10]  来源:《财经界》

再生资源:挽落日为朝阳

                     ——访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

                                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管爱国

 

    再生资源行业具有战略价值

    在上古神话里,每当拂晓,一位名叫羲和的女神就驾驭着六条龙拉动的车,载着太阳从东海的扶桑起飞,直至西极的崦嵫坠落,形成从朝阳到落日的转换。屈原有诗称:“吾令羲和弭节兮,望崦嵫而勿迫”,是希望上天延缓朝晖变夕阳的过程;李白则更发奇句:“吾欲揽六龙,回车挂扶桑”,想象以人的意志把落日挽做朝阳。

    在第三次工业革命时代,也有一只绿色生态之手画出“挽落日为朝阳”的壮阔图景:将那些被人类在工业化和城镇化过程中开发使用并废弃,产生和蕴藏于废旧机电设备、废旧电线电缆、废旧通讯工具、报废汽车、废旧家电、废旧电子产品、废金属和塑料包装物以及其它废料中的废旧钢铁、有色金属、稀贵金属、废纸、塑料、橡胶等资源,通过回收、分拣、加工,加以循环利用,人们称之为再生资源。

    面对全球资源约束趋紧、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系统退化的严峻局面,再生资源凭借缓解资源瓶颈、保护环境的优势,正日渐清晰地呈现在公众的视野中,展现出广阔的发展前景。

    近年来,世界主要发达国家都把再生资源产业作为本国主要的朝阳产业,给予重金补贴,并纷纷投入巨额资金,制定优惠政策,提供技术支持,促进行业快速发展。2010年发达国家资源再生产业规模现约达到1.8万亿美元,仅美国的再生产业规模就超过2400亿美元,成为美国最大、就业人数最多的支柱产业。那么在国内,再生资源的发展情况又如何?

    为此,本刊走访了我国最大的专业性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企业—— 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并在其坐落于北京宣武门的公司总部与董事长管爱国进行了对话。这位始终面带微笑、言辞风趣生动的企业家谈话思路十分清晰,带领庞大的“再生军团”纵横驰骋多年,经验丰富,对行业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有着深刻见解。

    再生资源助生态文明建设提速

    管爱国介绍,与使用原生资源相比,使用再生资源可以大量节约能源、水资源和生产辅料,降低生产成本,减少环境污染。每利用一万吨再生资源,可节约自然矿产资源开采量4.12万吨,节约能源1.4万吨标准煤。

    许多矿产资源不可再生的特性,更是决定再生资源具有不可估量价值的关键因素。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可回收的再生资源近2亿吨,价值5000多亿元,其中废钢铁8000多万吨,废纸3000多万吨,废有色金属700多万吨,废塑料3000多万吨,报废的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机和电脑等“四机一脑”近1亿台,报废的机动车200多万辆,废轮胎5000多万条,其它废旧物资2000多万吨。近几年我国每年还进口各类再生资源2000多万吨。加上工矿企业自收自用的废料,我国每年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值可达10000亿元。如果算上进城收废品的农民工,我国废旧物资回收行业的就业人数有近1000 万人。

    因此,再生资源有着资源性、环保性和公益性的三重性质,可为我国资源循环利用、环境保护和吸纳劳动力提供三方面的有力保障。

    作为这一具有重大意义工作的参与者,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很早就提前布局,带头承担社会责任,快速适应了中国城市化程度持续深入以及废弃物聚集量突飞猛进的趋势。

    中再生公司于1989年9月经国务院批准成立,是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下属的再生资源领军企业。自成立以来,始终在党中央、国务院的正确领导下,努力实行“节能减排”、“生态环保”和“服务社会”的企业宗旨。

这些年,公司在全国23个省市建立了环渤海、东北、华东、中南、华南、西南和西北7大区域回收网络,全力打造出11个大型国家级再生资源产业示范基地,承接5个国家“城市矿产”基地建设,实行各类废弃物规模化的生产、加工和处理,同时大力应用先进技术和装备,努力实现回收利用零污染和零排放,创造了多个行业第一,树立行业标杆。

    目前公司下辖近50家分子公司,主要经营废钢铁、废纸、废塑料、废铜、废铝、废不锈钢等废旧物资的回收加工利用,经营场所面积达600多万平方米,业务网络覆盖全国。公司所拥有的全国区域性回收网络、统一的管理制度、先进的技术和设备、环保无害化处理能力以及诚信经营等领先优势,为其赢得了中央国家机关、海尔、海信、长虹、沃尔玛、中石油、宝钢等单位和大型企业的青睐。

    行业发展应上升至国家战略层面

    管爱国谦虚表示,推动再生资源事业的动力其实来自对行业本质的认知。他认为,只要有人类生产生活的地方,就有再生资源这个行业,它解决了经济持续发展的两大瓶颈——资源环境承载力与环境问题。

    资源相对不足、环境容量有限,决定了再生资源未来的地位。从目前主要资源探明可采储量的保证程度来看,煤碳还可开采80年,而天然气只有30年,石油只有15年;我国45种主要矿产中,有19种需依靠进口补充国内缺口。依靠原生资源撑未来经济发展,将会非常有限。管爱国担忧地说,反观整个世界,美国、欧洲对资源的开发利用都是基于既严厉又有层次的战略布局,而在中国更多的是着眼于去开发利用眼前的利益,原生资源供应已远远不能满足快速增长的资源需求。

    资源是把双刃剑,容量透支的同时带来了严重的环境污染。世界上雾霾污染最严重的10个城市有7 个在中国,而水污染、垃圾围城、食品安全等等纷至沓来的环境问题无一不在考验政府的治理能力。管爱国的另一个身份是第十八届全国人大代表,他谈到这个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公众关注度高的话题,“在今年‘两会’的小组发言中,我提到20年前迈出国门的人,都非常羡慕欧美国家的丰盛物质,幻想着中国有朝一日能达到这个水平。而如今我们通过二十多年的改革开放已经基本达到了这个水平。像欧美现在推出新产品,我们想要什么东西,很容易就能买到。但是我们发现,物资上追上他们了,人家的空气环境却买不来,回头看看我们的水,看看我们的空气,看看我们的土壤,再看看我们吃的食品……”, 他补充道,“我们曾经误以为更多的物质就等于更好的生活,实际上远不是这样。解决一时的问题,不能继往开来。我们的后代,可能没饭可吃,没资源可用,这是很现实的。环境后遗症大,后代的生存就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面对资源枯竭和环境污染的重要议题,管爱国表示必须把循环经济和再生资源产业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在提高开发自然资源技术的同时,重视再生资源的回收利用, 进行整体规划和布局,使再生资源为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提供资源支撑和环境保护的屏障。

    他强调,“再生资源利用惠于当代,泽及子孙,它的重要性已洞若观火。粮食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中国的饭碗必须端在自己手上,而不是依赖国外;那么,中国的资源同样也不能仰人鼻息。如果仍然停留在就行业做行业、就循环经济谈循环经济,就再生资源谈再生资源的阶段,不上升到国家的战略层面去谋划、去立法推动、去管理,则非常不利于我国再生资源产业的发展和经营,更加难以保障资源的长久供应,解决环境污染带来的危害。”

    以立法方式保障资源循环利用

    管爱国指出,资源再生利用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以后,最关键的一点是“言出法随”,而且还要“硬”, 即通过立法硬性约束资源循环利用的方式,硬性规定再生料替代原生资源的比例,强制要求某类行业企业新产品的投放必须符合循环经济的要求,从而有效减少经济发展对原生资源的依赖。

    从法律法规角度实施强制性规定是目前欧美国家普遍采取的做法。在欧美国家,电器电子产品投放市场前必须完成两件事情:第一, 要大力推广使用环保料,减少对资源的依赖;第二,向政府缴纳基金, 确保产品有利于回收利用,使资源能够循环,使环境不受污染。

    从1997年以来,丹麦加大垃圾废物的回收利用力度,再循环了99% 以上的啤酒瓶和汽水瓶,仅这一项每年就减少产生39万吨包装废物。丹麦政府对嘉士伯啤酒每年的废物回收比例作出规定,不达标就不能投放市场,如果违反规定, 政府则严厉施加碳税、环境税等压力,让企业无法承受。而欧美国家一致认为,要束缚生产企业任意使用原料和随意废弃的行为,并将之内化到企业日常经营理念和公众环保意识中,才能有效保护环境。

    反观我国,由于法律法规缺位以及惩罚措施力度小,企业罔顾社会责任,肆意破坏环境,一味追求经济效益的行为比比皆是。只有加快立法的步伐,才能最大化发挥循环经济的作用。

    政府管理需打“组合拳”

    再生资源产业发展的困惑还在于政府“政出多门”,管理部门涉及发改委、商务、财政、税务、工信、环保、海关、质检、工商、公安和交通等。多头管理,各管一段,谁都想管,谁都没管住。近几年,虽然再生资源行业有国家发改委、财政、商务等各部委的支持,通过国家“城市矿产”示范基地、再生资源回收网络体系建设和资源综合利用、节能减排等政策进行扶持。但再生资源具有分散性、多品种、规模大、处理难度高等特点,政府规范管理不足,导致使用再生资源的积极性走低,想进入这个行业的投资人少了,想退出这个行业的投资人多了。

    按管爱国的说法,再生资源行业是“现在中国所有行业里面最不规范且最难管的一个行业,也是对社会的正面作用和负面作用都很大的一个行业。处理不当则可能带来二次污染,二次浪费,甚至危及公共设施的安全”。

    随着工业的发展,工业生产过程排放的危险废弃物日益增多,这其中也包括数量庞大的厂矿废弃物。危险废物处理不当所带来的大气、水源、土壤等的污染不但影响经济活动,也对公众安全产生危害;目前部队废弃物尚未进行统一管理,存在泄露武器质量、军队装备金属合成物与含量等信息安全隐患,废弃物的规范管理对部队来说更是防止泄露、失密的重要保障。

    其次,再生资源行业吸纳了大量劳动力,特别是农民工劳动力就业。许多农民工群体没有固定合法的经营场所,处于社会的边缘状态,兼具正面和负面作用,亟需政府引导和提升,不能一味打击。

同样,行业很难接 “地气”。许多城市城乡结合部附近都有废品村,那是因为土地问题未得到妥善解决;再如,大多数企业采购原料时,往往选择原生资源而不考虑再生资源,是因为税收政策没跟上,让选择再生资源的企业无利可图。

    “现阶段我国针对行业所出台的政策措施,基本上还是以解决具体问题为主,即出台一个政策或单靠一个部门去推动,不同部门的政策缺乏协同性,引起某种程度的管理混乱。因此,管理也要讲共建, 讲协调,需要打出组合拳,提出并实施综合性的政策。国家对再生资源产业的发展一定要顶层设计,着眼全局,进行统筹规划以及出台配套相应政策,引导提升,朝阳行业才能规范、高效发展。”管爱国说。

    大力支持标准化和技术研发

    这个朝阳行业还需要突破标准化和技术研发瓶颈,才能炼就“挽落日为朝阳”的强大力量。

初始产品的标准化对资源的再生影响巨大,标准化不够往往导致产品报废了以后难以循环利用。管爱国以一个简单的饮料瓶子为例,“日本严格规定饮料瓶的结构,瓶盖、瓶子、商标使用的材料都是统一的。这样的瓶子一经报废就好利用。而国内标准化不足,回收分拣的成本太高, 导致很多物品报废回收后,利用价值也不高。这和垃圾应从居民手中分类是同样的道理”。

    废品的技术研发同样亟需提上议程。至今传统观念仍然认为再生资源等同于废品再利用不需要技术,事实上有些品种处理的技术要难于生产的技术,如废弃电子电器产品回收利用,必须采用高新技术进行专业处理,才能有效利用资源, 避免对环境和人体造成危害。但正是因为对这个行业存有偏见和歧视,不重视废品的技术研发,导致回收利用率不高,或是利用后产生二次污染。

    一旦国家对资源利用给予强大支持和高度重视,这个行业对国民经济的回报足以令人刮目相看。李克强总理曾在2012年参观考察比利时优美科公司,这是全球最大的废弃物金属及贵金属提取企业, 他们积极开展研发创新,采用世界最先进的技术对电子垃圾进行高效回收和无害化处理,包括金、银、铂、铑、钯、铟等稀有金属在内的原料都可从废弃物中提炼出来,为电子、国防等工业发展提供必不可少的原料。在保护环境的同时,创造了极高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

    过去日本被认为是经济大国、资源小国,但现在日本通过高新技术研发提高再生资源的有效回收利用而成为资源大国,黄金、白银、铟的社会资源储量相当于全球黄金储量的16%,白银储量的22%, 铟储量的61%,皆居世界第一位。日本的黄金储量甚至超过了全球最大的黄金出产国南非的天然金矿储量。这些稀有金属并非全由采矿得来,而是由于日本高度重视废弃产品的回收利用,通过高新技术对废物进行提炼,挖掘日本国内“城市矿山”的潜力,造就稀有金属含量居世界前列的成就。

    尽快出台废钢铁财税扶持政策

    管爱国说,全社会对再生资源这个新兴产业仍然知之甚少,因此, 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不仅要为这个行业脚踏实地做孺子牛,还得登高望远当铺路石,“把行业的困难,把每个收破烂的都市边缘人的困难,全都纳入怀中。”

    他谈到,行业沉重税负的问题严重制约行业健康、持续发展。在某些省,地方税务部门不顾行业的实际,强行重复收税,无论收购报废“四机一脑”,还是废金属、废塑料,只要达到一卡车的标准,就要求必须到税务部门代开3%的普通发票,而正规回收公司和废家电拆解厂又不能拿这普通发票作进项抵扣,还要全额交17%的增值税, 这种重复征税使本来就难以承受的企业更是“雪上加霜”,很多企业不得不改行或转为“地下经营”。

    他大声疾呼,如果国家规定, 对使用原生资源的行业课以环境税、碳税,那再生资源利用行业也就有了比较优势。目前的税率往往变成原生畸轻、再生畸重,导致很多企业宁可选择原生资源,不选择再生资源。管爱国认为,这几年全国雾霾问题突出,在一定程度上是过度消耗化石能源和矿石资源的结果,他已多次呼吁,在去年“全国两会”期间他就提过,但是一直没引起重视和给予解决。

    为此,管爱国又联合9位全国人大代表联名呼吁:尽快出台废钢铁财税扶持政策。因为废钢铁是为环境“减负”的绿色资源,可以为高耗能、高污染的治金业带来节能减排的新突破。2011年世界废钢消耗量占原料消耗总量的平均比重为51.6%。我国应用废钢比仅为10%,2012年还首次出现了主流钢厂废钢消耗总量负增长。

    2011 年1 月开始,我国对再生资源行业全额征收增值税,税率为17%。由于税负日重,废钢铁在性价比上的优势丧失,大型钢企纷纷转向高炉炼钢或用铁水代替废钢。9位人大代表建议, 对废钢铁回收利用实行即征即退70%增值税政策,提高废钢铁在冶金行业的节能减排贡献度。实行这一税收政策,一是有利于节能减排;二是有利于淘汰落后产能;三是推动废钢铁回收利用行业规范健康发展;四是有利于国家税收的增加。

    管爱国介绍说,发达国家现在生产的钢铁有一半以上的原料来自废钢铁。有的甚至走全废钢炼钢之路。美国2009年废钢产出约8000 万吨,自用5000万吨, 出口2000多万吨。日本也已经是废钢净出口国。我国钢产量在世界遥遥领先,却在废钢铁炼钢方面远远落后,每年还要进口大量铁矿石。

    而由于国家没有相应出台配套政策法规,即将迎来报废高峰期的手机和汽车陷入了发展的困境。经过中再生公司的深入调研,我国现在手机年报废量估计有两三亿部,每一吨手机线路板里含黄金700 克,是超富矿。拆解提炼的技术难度并不大,难的是把各个角落散落的手机收集起来。报废汽车也同样如此。管爱国预计,2017年将进入汽车报废高峰期,而这些报废车里面含有金属、塑料、橡胶、玻璃、铜及稀有金属等重要资源。他认为,政府应尽早做长远打算,制订中长期发展规划,为行业迎接汽车和手机报废高峰时提供有所作为的空间。

    再生资源行业大有可为

    再生资源利用是转变发展方式,构筑“中国梦”必不可少的环节。随着高速的经济增长,我国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取得全球瞩目的成就。但长期采取的高耗能、高排放、高污染的粗放型发展模式, 使得资源耗竭和环境污染,迅速成为通往绿色经济发展、建设美丽中国道路上的最大 “拦路虎”。主要资源探明可采储量都在萎缩,环境上的挑战已对生态系统和人体健康产生一连串负面影响。

    同时,大部分可工业化利用的矿产资源,已从地下转移到地上, 并以垃圾的形式迅速堆积。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钢铁、有色金属、汽车、家电、造纸、机床生产和消费国,随着报废高峰期的到来,这些蕴藏其中的废弃资源都能成为可开发利用的“城市矿产”,具有相当惊人的潜力。

    因此,管爱国坚信:“中国再生资源行业不仅是个朝阳产业, 而且是永远不会被淘汰的产业。只要有人类生存、生活的地方就会有废弃物的产生,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我们正在从事一个造福人群、保护子孙、保护环境,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他希望政府能够尽快出台强有力的综合措施,引导行业往规范化、规模化、无害化方向发展, 为建设美丽中国,提高生态文明水平做出更大贡献。

    在采访管爱国时,记者能够感受到这个行业的领军人物有着浓浓的忧患意识,作为全国人大代表, 又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为行业的持续发展奔走呼吁,对行业蓄势待发的强大生命力充满信心。

    再生资源把夕晖余烬化做朝晖热浪、把崦嵫之龙揽回扶桑之树的努力和实践让我们相信,夕阳产业与朝阳产业之间、废品与宝物之间,只是隔了一层再生利用的“窗户纸”。期望全社会都能借助生态文明的东风,共同把再生资源回收利用做深做细,挽落日为朝阳,化腐朽为神奇!

 

《财经界》

 

    《财经界》杂志是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管、国家信息中心主办的大型核心财经期刊,旨在介绍宏观经济政策、重大经济动态、产业发展趋势,突出独家性、权威性和可读性。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国务院各部委主要领导特送刊物,每年两会“全国人大”、“全国政协”主会场特送刊物。